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緬北戰事會影響柚木價格的漲跌嗎
  • 緬北戰事會影響柚木價格的漲跌嗎
  • 瀏覽 2005 次 【字號 】 

  •    連日來,緬北戰事緊急,緬政府軍與克欽獨立軍、果敢同盟軍等“民地武”進行了多次激烈交火,而在緬伐木、運輸的數百伐木工人一度被困在緬甸騰密公路線瓦曉附近的“龜頭山”密林中,伐木工人的安危牽動著國人的心。昨天(1月22日)探針在云南騰沖找到伐木工人及雇傭伐木工人的老板,他們稱絕大部分中國伐木工人已經逃回國內,尚有小部分人未回國。國森柚木地板貼圖緬甸戰事地址如下

    伐木工人被困區域示意圖。
        接觸到逃回國內的伐木工人,他們講述了112名伐木工人冒著生命危險、躲藏緬甸政府軍五天四夜翻山越嶺回國的經歷,而多名木材商在此次沖突中損失慘重,據他們自己統計,共有155名伐木工人被抓,767輛車被扣,他們的資金多是貸款,估計損失幾個億。
    工人冒死翻山逃避抓捕
        2個多月前,49歲的古英才帶著兒子兒媳一家三口去緬甸伐木。“以前我在國內林場伐過木,這是第一次去緬甸伐木。”2015年1月22日中午,云南省保山市騰沖縣一個小村里,坐在院子里的古英才說,雖然已逃回國一周了,但冒死翻山的五天四夜,仍舊會在夢里出現,“快跑快跑,老緬追來了!”好幾次他睡夢中大喊大叫。
       龜頭山的森林很茂盛,有很多直徑數米的參天大樹,伐木工人稱他們伐木是技術活,緬甸當地人幾乎沒人能干得了,伐木的工人都是中國人。龜頭山過去的幾十年來發生過很多次死傷慘重的戰斗,當地伐木工人改稱為“鬼頭山”。古英才等伐木工砍倒大樹后,用車拖到路邊,然后有專門運輸車輛運到到山下,下面有貨車運回中國。
       伐木工資以每天的木材方數計算,砍得多賺得多,一天100多元至200多元,住在簡陋的窩棚里,每天工作十個小時早晚吃兩頓飯,很辛苦。古英才介紹,他們伐木的位置是“龜頭山”的原始森林里,老板姓張,有兩個人為老板“看山”管事。
    “今年伐木不順利,好幾次緬兵來喊停。”在古英才的記憶中,他們是1月3日左右逃到山里的,“管事的人讓他們藏起來,說緬兵來抓人。”古英才說他和其他伐木工11個人逃進了樹林里,什么也沒來得及帶,當時他們已經知道100多伐木工被抓了。
         他們藏在山里七八天,“連下了三天雨,渾身濕透了,幾乎沒有吃過熱乎飯,也沒地方睡。”伐木工躲藏的時候提心吊膽,飛機在天上飛,緬兵幾次上山搜剿,形勢危急。1月9日,在國內的老板和管事的人商量后,組織工人趕緊回國。“1月9日晚上,我們一共119個人結伴走,但半路有7個人在山上走散了,后來沒找到,不知他們有沒有回國。”古英才向探針介紹,他們白天就藏在樹林里,晚上摸黑翻山越嶺,山上沒有路,荊棘樹枝把衣服都掛爛了。
    中途被緬兵追趕圍剿
       帶領古英才等伐木工人的有當地向導和翻譯,而緬政府軍一直在追剿這些伐木工,“飛機常在山上飛來飛去,還有緬兵在后面追,聽到他們喊話。”古英才說,他們白天隱藏在密林中,晚上趕路,走過陡峭山峰、沼澤、香蕉林、田地等,有次晚上通過一個寨子,當地人報告了緬兵,引來圍捕。
    “我們要穿過一條公路和鐵絲網,緬兵騎著摩托車來回巡邏,向導就讓我們每次過三兩個人,他說臥倒,我們就臥倒,他說過,我們趕緊跑。”古英才說,有時緬兵打著手電、探照燈在山上掃射,伐木工人就蹲在樹后大氣不敢出。
    這些逃命的伐木工中有不少是婦女,在山上嚇得直哭,有的人腳腫了,他們幾天沒正經吃過飯,有時翻譯去買點吃的送過來。“聽到過槍聲,不知道是不是打我們。”與古英才一起逃回來的兒子古朝巨說。古朝巨在擺弄兒子的玩具。逃亡過程中緬兵在身后開槍追捕,他擔心最糟糕的情況出現,今年才20歲的自己再也見不到兩歲半的孩子。(攝影/JongM)
        古英才對探針介紹,在靠近中緬邊境的時候,山兵持槍護送他們,“一個人交100塊錢”山兵即這一帶“拉撒翁”(音,也譯為“那山翁”,曾叛出克欽軍,與緬甸政府軍合作)的兵,與追捕的緬政府軍不是一個派系。他了解是老板在國內聯系了“拉撒翁”的部隊的一個營長,“到了邊境的時候是14日上午10點半,但那時候緬甸政府軍還在到處搜捕我們,我們只能繼續隱蔽,煮了點飯吃。到了晚上9點左右,我們才過了境回到中國。”過境的時候,他們112個人采取10個人一組方式,避免目標太大被緬政府軍發現,“我們都有出境證,進中國的時候很順利。”古英才介紹,他們入境后找了個地方吃飯睡覺,“112個人都安全回來了,萬幸身體都比較健康。” 1月14日,伐木工人回到家中,“以后再也不去緬甸伐木了。”古英才說。“我們回來時,伐木的地方還有幾十個人沒有回,后來回沒回不知道了。”古英才說。
    木材商人損失慘重
       此次在緬甸砍伐木材涉及的中國木材商人至少23人。1月22日下午,這些木材商人寫的一份申請書,他們提出幾點希望,一是希望有關部門解救被緬甸政府軍抓捕的155名伐木工人,二是希望有關部門解救被緬甸方扣押的車輛和工程機械,目前木材商人統計被扣車輛767輛,其中包括雙橋車、道下材車、挖掘機、吊車和推土機等。根據以往緬甸與地方武裝的戰例,每次戰爭,柚木價格都往上暴升,長期來說是穩中上升。
       另一個請求是這些木材商人希望有關部門與金融部門協調,暫時不要追繳車主、木材商人的貸款及利息。根據木材商人介紹,前兩年,他們合伙向緬甸政府軍改編民團前克欽新民主軍郭云剛和“拉撒翁”購買龜頭山和五臺山,交了山價款并簽訂采伐合同,此手續經緬甸軍或緬軍民團控制的口岸辦理了合法手續進入林區砍伐,他們到龜頭山采伐的人都到公安部門辦理了出境證,每輛車的出入境都向海關辦理了合法手續,“進入中國的木材都是緬甸軍方人員賣給我們,沒有緬甸政府軍同意我們是不能到緬甸采伐木材的。”
       木材商人說,被抓的伐木工人是從騰沖縣猴橋口岸出境,都持有合法的邊民出境證,進入緬甸后,所有車輛和個人要經過至少六道緬甸政府軍關卡,每輛車繳納2000余元人民幣的費用,“我們都是合法經營,不知道緬軍為什么要非法抓捕和扣押我們的人員和車輛,緬軍的這種非法抓捕和扣押行為導致各車主、老板和伐木工人都巨大損失。”“我們大多是貸款的,花了500多萬買了兩座山的開采權,現在很多商人還沒有運回木料來,貸款也還不上,還有很多車輛和人員被扣押。”幾名木材商人憂心忡忡。
       在騰沖古永的木料場,多個老板的木料堆積如山,其中很多木料的直徑一兩米,還有很多大樹的根,而木料場人員稱,這僅是邊境的一個木料堆放場,從緬甸運回的木材堆放至此,然后再轉賣。其中很多大樹都是幾百年的樹齡。“將來我們再也不敢去緬甸伐木了,他們不講信用,政局不穩,稍有不慎就血本無歸。”木材商說。
       這些木材商人證實,他們組織了1600多名工人進緬甸砍伐、運輸,目前已經回來1500多名,估計約有百人仍困在龜頭山附近的山林里。
       按以往緬甸與地方武裝的戰事,通常價格短期都暴漲,長期是穩中趨升。
       更多資訊請關注國森官網:http://www.wzbjd.com/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 Reserved guosen555.com  網站備案/許可證號:粵ICP備11093406號
傳真:86-020-32015556  營銷總部:廣州市天河區東圃二馬路67號大埔商貿園5棟一樓122 

南沙廠:廣州市南沙區欖核鎮海靈路

網站備案/許可證號:粵ICP備11093406-1號 網站訪問量: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下载丝瓜app视频-下载丝瓜视频-香蕉视频app污下载安卓破解丝瓜-香蕉丝瓜草莓视频污版